牧民和老馬,就像奶茶和鹽分不開
2022-08-19 16:46:00  來源:鄉村干部報  作者:通訊員 蘭玲玲 李景麗 實習生 伊潔  
1

鄉村干部報網
微信公眾號

鄉村干部報網
官方微博

  7月20日,在兵團十師北屯市,加斯爾汗·阿哈提起了個大早,她要接老馬來家里過古爾邦節。煮奶茶、插鮮花、炸馓子、燉羊肉,她高興地忙里忙外。每逢節日,老馬都被哈薩克族牧民爭相接到家里,牧民常說“老馬不在奶茶不香”,他們和老馬,就像奶茶和鹽分不開。

  有一種愛,叫傾盡所有。幾十年來,全國民族團結先進個人、優秀共產黨員馬殿英先后拿出60余萬元,無償幫助額爾齊斯河畔200多戶牧民,幫助30多個孩子考上大學。在額爾齊斯河畔,老馬幫助牧民的故事多得數不清。

  一身舊軍裝

  老馬今年86歲,是一名共產黨員,擔任過十師警衛連副指導員、十師毛紡廠副廠長、北屯醫院副院長,無論身份如何變化,他始終穿著一身舊軍裝,初心不改,使命不移。

  馬殿英家里十分簡陋,發黃破裂的馬桶蓋用鐵絲纏了又纏,沙發扶手露出木頭,墻角堆著撿拾的廢紙殼,還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模樣。上門拜訪的烏那爾漢·加米目睹此景鼻子發酸:“這些年您幫的人日子都好起來了,您咋還不對自己好點呢?”

  烏那爾漢印象最深的,是小時候父母每次趕著牛羊轉場前,都要這樣叮囑他:“需要交學費,就去找你馬叔叔?!痹隈R殿英的一路幫助下,烏那爾漢考上了大學,如今已成為阿勒泰市阿克吐木斯克寄宿制學校黨支部書記。

  孤兒別克要結婚了,馬殿英四處張羅,召集十幾個壯勞力給他蓋了兩間新房,打了家具送過去。偏遠放牧點沒通電,馬殿英自己掏錢買電線,雇工栽桿、拉線,架起從北屯到放牧點的“光明線”,又自己花錢為牧民買來牧點上第一臺電視機、接通第一部電話,把黨的聲音傳到“最遠一家人”。草原上牧民的孩子長禿瘡,馬殿英四處求醫,花錢配藥,為100多個孩子根除了這種皮膚病。

  一輛自行車

  馬殿英從新疆八一農學院(現新疆農業大學)畢業后,就到了擔負屯墾戍邊重任的十師工作。數百里邊境線上,牧民星星點點散落,放牧守邊,他也像火種一樣,給牧民送去光和熱。

  叮鈴鈴,叮鈴鈴……車鈴一響,牧民們就知道是馬殿英來了,趕緊前去迎接,氈房外打盹的狗兒也跳起來,歡快地沖向老朋友。從記事起,騎著自行車的馬殿英就這樣一次次出現在加那爾·達吾提的視線里。這輛“永久”牌自行車,承載著漫長的有情歲月。

  8個孩子,從小到大的春衣冬褲,多是馬殿英拿來的;大哥上大學,馬殿英交完學費,又每月騎車到郵局寄生活費;弟弟患白血病,他帶著求醫買藥,當醫生、家人都感到無望時,他依然不放棄。但弟弟還是走了,馬殿英緊緊抱著他,失聲痛哭。

  他把每一個哈薩克族孩子都看作他自己的孩子。加那爾在阿勒泰市上學時,一個月才能回一趟家,馬殿英時常捎來吃的。有一次,加那爾放學時,聽到有人喊,一看是滿頭大汗的馬殿英。他騎自行車趕來,高興地從兜里掏出毛巾,拿出包著的幾根冰棍?!疤鞖饽敲礋?,冰棍滴著水,他卻舍不得嗦一口?!笨吹今R殿英擦擦汗轉身騎車離去,加那爾情不自禁地喊道:“阿克(哈薩克語,意為父親)!”

  馬殿英有一雙“跑不斷的腿”。幾十年來,他騎自行車跑遍額爾齊斯河畔的牧區,幾乎到過每一座氈房。他的自行車很獨特:前后各焊了一個大鐵筐,里面時常裝滿衣物、藥品、蔬菜、文具。到牧民家,從沒空過。在交通不便的河谷里,路好時他騎車,路不好時車騎他。牧區200多戶牧民,馬殿英都放在心上。誰家老人得住院,誰家孩子要入學,誰家牛羊缺飼草,他事無巨細,能幫的一定幫。

  一段不了情

  老馬愛牧民,牧民也愛老馬。有多次調往大城市的機會,他都放棄了,回到老家河北工作的兒子接他回河北,他也不肯。因為一段情緣,深藏他心底。

  寒風呼嘯,狼嚎聲聲。那是1961年的一個冬天,在警衛連工作的馬殿英執行完任務返回途中,遭遇暴風雪,就在這時,遠處有亮點閃過:狼,兩只!馬殿英拔腿就跑,翻過幾道坡,躲進蘆葦湖,迷失了方向……雪深天寒,就在他幾乎失去意識時,一匹大馬踏雪而來,馬殿英被扶上馬鞍,帶進氈房。氈房里,爐火正旺,笑臉盈盈,幾碗熱騰騰的奶茶下肚,馬殿英緩過神,又昏睡了三天三夜。

  哈薩克族有句諺語:自己擁有的美食,一半是給客人的。只要沿途有氈房,走一年也餓不著?!澳撩窬攘宋业拿?,我一定要報答!”回到駐地,馬殿英念念不忘。來年開春,雪剛化完,馬殿英就買了磚茶、方糖,來到記憶中的地方,卻怎么也找不到那一家人了。四處尋找無果,馬殿英下定決心,找不到恩人,就報答所有的牧民。

  此后數十年,春天接羔,夏天打草,秋天打火墻,冬天送煤,他的四季一刻不得閑。

  牧區的冬天,最低氣溫可達零下40多攝氏度??吹接行┠撩駜龅抿榭s在一起,馬殿英心揪起來,他一家一家打火墻、砌爐子。每年入冬前兩三個月他就開始幫牧民打火墻,這一打就是30多年,打了3000多個,牧民們熱在身上、暖在心里。

  阿勒泰市阿葦灘鎮牧民巴合提亞爾·卡滅尼回憶說,有一年,天冷得早,馬殿英扛著鐵爐子,蹚河送上門,當時河水漫到胸口,老馬凍得嘴唇發白?!敖o他送牛羊,他不要。給錢,他更生氣。還不了馬殿英的情,我也多幫助別人吧?!泵吭吗B老金不到3000元的巴合提亞爾,僅助學就捐出了10萬余元。

  轉場,路遠難行。老馬找來拖拉機,讓老人和孩子坐上,自己扛著鐵鍬,走在前面帶路平路。從河畔到山口,70多公里轉場路,他一路護送。一次,馬殿英在幫牧民轉場路上發生了車禍,差點送命。得知消息的牧民擠滿了醫院,看到醒來的馬殿英,他們熱淚盈眶。

  馬殿英的兒子馬剛結婚,牧民主動從四面八方趕來慶賀,小院里熱鬧非凡。牧民彈起冬不拉,跳起“黑走馬”,不同民族,親如一家。

  一座連心橋

  成為阿勒泰地區人大代表后,馬殿英越“管”越寬,從兵團“管”到了地方。

  北屯醫院剛建成時,資金緊張,沒有建食堂。馬殿英路過林帶,見牧民蹲著堆石塊燒茶、泡馕,馕上長了霉點。這哪行,他心痛得臉變了色。第二天,他坐上班車,顛簸600多公里,趕到烏魯木齊市,找到老領導幫助協調資金,很快建起了醫院食堂,并以最低價供餐。當年,來北屯醫院就醫的兵地職工群眾比以往多了一倍。

  同山河,共相守,十師北屯與阿勒泰地區各縣鄉唇齒相依。春季,額爾齊斯河漲水,兩岸來往常常被阻斷,還經常淹死行人和牲畜,數以萬計的牲畜常在轉場中被困岸邊。到對岸,得繞行10公里?!敖ㄗ緲虬?!”馬殿英向阿葦灘鎮領導提議。一起買材料、找工人,幾十個人熱火朝天地建起了額爾齊斯河上第一座簡易木橋。同根生,共相連,有了這座橋,兩岸群眾常來常往,兵地關系更密切了。

  “老馬壘的羊圈,現在還在用?!卑⒗仗┦邪⑷敒╂偰撩耨R拉提·卡特說,十多年前,他傷了腿,行動不便,已退休的馬殿英聽說后,每天幫他趕著牛羊放牧,還四處撿來石頭,為馬拉提家壘起一座150多平方米的羊圈。在老馬的照料下,馬拉提家的30多頭牛和100多只羊長得膘肥體壯。

  比金子更珍貴的是人心。馬殿英的大愛已深深根植在當地各族群眾的心中,成為各族群眾團結奮進的力量之源。阿勒泰地委委員、

十師副師長庫麗努·努爾哈力說,兵地各族干部職工群眾同守邊疆,祖國西北邊陲的鋼鐵防線必定堅不可摧。

 

責編:車婧
皇上大臣一起调教公主h